电子烟工厂流水线累不累,永不消失的流水线工人

声明: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银星财经(ID:yinxingcj),作者:姜跃,授权转载发布站长之家。

说起“流水线工人”,你的脑海中浮现出什么样的愿景?

出生于1970年代的英舒说,流水线工人在他们那个时代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工作。农民吃不饱饭,家里很多孩子连饭都吃不上。除非家里有工人,否则食物可以做得更好。

英舒羡慕的工人是1980年代国营工厂的流水线工人。在那个独特的时代,谁有工人谁就有吹嘘的资本。那是全村人的羡慕。

1990年代市场经济的风吹散了工人的神话。下岗工人倒在地上,天色阴沉。工人不再是甜甜的糕点,流水线工人的时代即将结束。

进入千禧年的流水线工人往往被视为当代背景下底层劳动者的代名词。他们经常带着麻木、剥削、血汗、昏暗、无助等一系列否定词出现。

记者采访了几位做过流水线工作的工人。他们有些是学生,有些是长期临时工。他们做这份工作都是为了赚钱。有的人靠打工一个月挣2000多。有的人第二天受不了了,放下行李直接回家。

巨大的厂房里,有的刚开始上夜班,眼神都是憔悴;有的刚上早班,坐在办公桌前一言不发,面无表情。

加班、放弃娱乐、麻木、无聊。看着这些本该是用来形容流水线工人的词,莫名的让人联想到同样用生命换取金钱的互联网巨头。

同一条流水线作业,各部门互不干扰。工厂里的员工各司其职,日常生活只是工作。加班加点高薪,一遍遍修改甲方要求的项目计划,枯燥单调。

近期,富士康与谷歌云团队合作,为产线生产了一套自动检测系统。这意味着曾经需要人工检查的工作现在可以由机器代替,流水线工人的生活空间进一步压缩。

流水线工人会消失吗?上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主角还是纸媒。但事实证明,纸质介质并没有消失,而是载体介质发生了变化,纸张已经被互联网所取代。

装配线工人也是如此。他消失在哪里了?刚把一个地方从工厂搬到了大厂。

记者采访了不同时代的目击者,渴望从他们的叙述中看到流水线工人的集体搬迁。

1

英舒今年48岁了,八年过去了,她还是个少年。

英舒从来不读书oem电子烟,有农民户籍,家里有兄弟姐妹七人。她排在最年轻的位置。英淑从小就特别羡慕同村的小琳,能在城里的南丰机械厂上班。

英舒小时候,家里条件紧张,1995年搬出去后,一直没能去南风机械厂,这一直是她心中的遗憾。

“听说那里很舒服,工人每个月都能拿到固定工资,吃完饭不用担心不吃饭。工厂还分配了员工宿舍和家庭楼。当时只有全县一个剧院电子烟工厂流水线累不累,南丰一个厂一个机械厂。还有广播站,学校,邮局,澡堂,什么都有,而且很齐全。”

李勇是英树羡慕的那种人。 1968年,李勇的父亲从河北支持宁夏,进入宁夏零件厂当流水线工人。

小时候,立勇是街上很多孩子羡慕的对象。我父亲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虽然材料不全,但还不错。

1988年,父亲到了退休年龄,把工作交给了家中的长子,丽永的大姐。

一年后,李勇也进入了零件厂,和大姐一起工作。零件厂机器轰鸣,每个人都有一个工位,大家机械地重复着自己的工作,互不干扰。

邻里称赞立永能够在工厂拥有两名员工,这是一个很大的承诺。但事实上,只有里面的人知道他们的艰辛。

“那个时候,三班倒,每周休息一天。工厂里有一个工人宿舍,但其实也不容易睡着。夜班可能刚睡着,但是早班可能会在外面醒来。又是一团糟。我每天都很累。”

虽然累了,李勇还是坚持了下来。他干得不错,家庭生活也越来越富裕。

1992年市场经济之风吹倒了全国一半以上的国企工厂,宁夏零部件厂从东北向西北也未能幸免。好景不长两年前,大姐和李勇被工厂开除,突然变成了无业游民。

这一年,里永二十年来所有的安宁与安逸都被打破了。维持了几十年的平静日子被一场雷雨打破了,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2

丢掉工作后,李勇做了很多尝试。我什么都做过,比如开餐馆、打零工、当卡车司机。李勇的心态很好,很快就从失业的颓废中走出来。毕竟铁饭碗虽然没了,但一家人还要吃饭。家里的小日子,靠做点小本生意,没有走坏。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卷土重来。李勇进厂才不到三年,对铁饭碗的依赖度并不高,但对于那些在工厂呆了大半辈子的老工人来说,下岗的本质就多了更严重。

知乎有这么一个故事。主角是答主的二叔。下岗后,他的二叔领了遣散费和卖了仓厅喝酒喝酒。后来,他在城里也闲不住了,又跑到辽宁农村,不时向亲戚要钱。 .

东北地区工厂人数多,遇到裁员潮的也有不少。 1996年辽宁省下岗职工达117.900万,是全国下岗职工人数最多的省份。

1990年代的辽宁,工厂批量破产,工人们四处游荡。有些人一生都在工作电子烟工厂流水线累不累,并用遣散费度过一生来治疗他们的心脏病。其他人,因为失业吃不下饭,儿子偷了邻居的一块猪肉,父亲哑巴,当晚包饺子下毒,一家三口死了。

颓废、黑暗和动荡构成了 90 年代的裁员浪潮。

辽宁街头,工厂的硝烟还未散去。封闭的工厂周围有许多废弃的电缆。下岗工人经常在外面闲逛,烧掉电缆卖给卖养家。工人变成了拾荒者,再也没有人羡慕他们以前的工人身份了。

天空灰蒙蒙的,浓烟升腾,东风萧瑟。曾经在工厂 的工人站在工厂外。 工厂外面的旁观者看着这群孤独的工人,并不意外。

“1995年南丰机械厂搬到河南,小林也丢了工作回家了。我们县的林厂和粮食局的工作人员也下岗了。和爸爸关系很好的小媛也在那里。我已经失业几年了。”当被问及对裁员潮的看法时,应舒说。

“我还是希望我们的孩子考公考,吃国粮。女孩子,挣不挣钱是次要的。大城市不好住,物价贵,房价贵。我希望我们的女孩会回来的。,就在我旁边,也可以提供一些帮助。”

英书是70、80帖子的缩影。她过着严酷的生活,一切没有希望的都是硬道理。稳定才是王道。

知乎有个问题:“35岁考上公务员是什么体验?”浏览量达到249万,收集回复150条。

一位名叫“孙悟净”的网友分享了他姐姐的故事。

我姐姐参加公务员考试时 34 岁。这次考试是她进入业务部门的最后机会。经过一年的努力,我通过了所有的面试和笔试,在他35岁生日那天穿着制服成为了司法系统的公务员。

“考工热”火了几十年,不光是80后,还有90后。

《2020届应届毕业生春季招聘求职报告》显示,“考公务员”是2020届毕业生最热门的选择,占比38.73%。

范爷就是这38.73%中的一员。为了备考公务员,范爷特地在学校周边租了一个小单间自习。绵阳夏天很热,家里没有空调。如果实在受不了,就回学校图书馆凉快一下,晚上再回自己的小房间。

“不想流浪,我也想过留在成都打工,被房价和房租说服离开。我在家乡当公务员,生活了22年。我毕竟比较熟悉。”

19岁毕业的小遥考研未及格。次年,买转了一大叠书去公考。考试考得不错,现在在西北某个省会城市过着有规律的周末九五个周末的生活。

越来越多的人转向公务员。 1980年代,代工人福利消失了。想进入政府机关的候选人,就像当年把脑袋塞进工厂的上班族。

三班倒、加班加点挣钱受人追捧的日子似乎已经过去了,所以当郭台铭说20年后流水线工人会消失的时候,大多数人都默许了这个事实。

但没想到如今的互联网公司竟然复制了管道工厂的故事。

3

英舒的女儿听了妈妈的话,考上了师范大学,当了老师。英舒总是夸女儿为师,很稳重。隔壁的林家也羡慕,就像英子羡慕小林一样。

但小女儿的想法不同。最小的女儿不想进入公共机构或参加公务员考试。她想进大厂,疯狂投简历给BAT和TMD。她和闺蜜们最常讨论的话题就是今天哪位前辈签了华为oem电子烟,明天签了腾讯,年薪50W,过着美好的生活。

经常出现在两个女朋友话题里的,就是刚毕业就签约华为,年薪30W的家伙。

这家伙的名字叫德哥。毕业于西北985大学计算机专业。大学期间多次获得省、国家级奖项,成绩优异。

今年已经是德格作为程序员进入华为的第三年了。当被问及为什么要进大厂时,他说:

“进大厂的理由也很纯粹,就是为了赚钱。大厂工作量大,工资也高。用劳力换钱我很开心。反正,程序员的工作就是这样,做自己就好了。趁我还年轻,先赚钱,赚不到钱就找国企。”

德哥的经历让很多同行羡慕不已。对于最终回归国企,闺蜜们也很理解。

“程序员只是在吃自己的青春,虽然拿了很多薪水,但几乎没有自己的空间。是赚钱机器,也可能是他想回到国企.”

小星曾在杭州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工作,做运营工作。据她后来回忆那段时间,她最大的感受是“累,压力大,我把KPI背下来,每天加班。比我好的领导也加班,一直加班。每天晚上都在加班。回家的路上,感觉前途一片灰暗。”

在大厂工作一年后,小星已经没有了刚毕业的野心,于是辞职回家考公务员。现在工资虽然低了,但是福利不错,压力也没有杭州工作的那么大。

DT Finance曾采访过腾讯老员工Celine。席琳在腾讯工作了五年,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腾讯。第一次去腾讯的时候,Celine 充满了好奇和动力。大,高起点,待遇好,收入高电子烟工厂,一切都是这样吸热点。

Celine 离开时仍然称赞她的老东家。但她一直跟不上腾讯的高速运营。

“公司的项目变化很快,很多项目员工甚至都没有听说过。一旦项目失败,项目团队要么转岗,要么离开。”

很多分享大工厂经验的人都说,在大工厂工作很累,福利也到位,但需要的脑力和精力却多得多。

但是,除了一些可以达到高级管理级别的人有机会进入其他业务之外,大多数人都在自己的领域工作,互不干扰。

就像李勇在工厂的工作时间。

从未当过流水线工人的颖舒听说了各大互联网公司的繁重工作和996的祝福,更不愿意让小女儿去大厂上班。

经历过打工潮和裁员潮的李勇鼓励儿子到大厂工作。由于对时事敏感,他建议儿子在高中时就读大学计算机,然后在互联网行业工作。 .

“做生意一定要往新兴产业发展。那个时候国家发达工业,我们工人就有一席之地。现在互联网行业发展的很好。虽然我不懂这个东西,但我应该不会出错。”

李勇很魁梧,总觉得自己像个黑帮老大,但其实心软,是典型的西北人。

“男人,吃苦没什么。我们总要事业有成。我们三班倒,一周放一天假。我觉得这和996没什么区别,谁不是赚辛苦钱的?”

英子的小女儿田七拿着她的简历,找到了一个她不太了解的同系姐姐。她在腾讯工作,有推荐名额。她看着犹豫的学姐,停了下来,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晚上回到家,室友正在看电视剧《大江大河》。电视上,石根正在砖窑厂附近偷偷摸摸。很多人看到石根拿着两页纸,却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石根在等。他正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来推销自己。

田七也在等,等着冲破心理防线,成功推荐自己,拿到进入大厂的垫脚石。

注:文中英树、李勇、范爷、德哥、田七均为化名。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贴牌网 » 电子烟工厂流水线累不累,永不消失的流水线工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电子烟OEM

贴牌代加工工业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