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牌电子烟工厂,智客丨从小灵通到新能源汽车,电子烟大佬的“力量神话”

文丨王琳

编辑丨丁茂

2001年,37岁的刘金成离开科研单位创业,成立惠州直营公司(亿威锂能的前身)。乘着小灵通的东风,亿维锂能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随着手机锂​​电池进入红海,利润优势不再,亿维锂业迎来了第一次业务转型。刘金成对市场的精准预测,促使亿纬锂能转向锂原电池等锂电池细分赛道。

与宁德时代使用的拼命赌博动力电池不同,刘金城始终信奉“鸡蛋不要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理念。

从电动两轮车和平衡车,到ETC和共享单车,再到电子烟和TWS耳机,在近几年的热风口背后,看到亿威锂电总会有惊喜。

随着新能源汽车概念的爆发,2015年亿纬锂能携众多专家进入汽车动力电池领域。

2020年,借助全球碳中和步伐加快,乘用车电气化大局已定;而年内造车生力军已经跨越生死线,标志着智能电动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 .

虽然亿纬锂电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布局已经落后行业近5年,但凭借新能源汽车的概念电子烟工厂,亿纬锂电还是迎来了秒级市场高光时刻。 2020年亿纬锂能股价暴涨210%,正式进入A股2000亿市值阵营。

从小西到望洋海,市场对于亿维锂能未来的估值逻辑电子烟代工,还停留在动力电池的布局上。然而,在宁德时代,大山重压之下,亿维锂业未来还有多少机会?

本文试图解决以下四个问题:

1.把握市场热点,亿维锂能的成长之路

2.押注Smol International,意为锂业盈利的关键

3.多轨布局,亿维锂能面临的问题

4.动力电池决战,亿维锂电以几何赢取胜算

1.亿纬锂能的成长之路

在进入动力电池领域之前,锂原电池一直是亿维锂能的性能支撑。锂原电池为一次性使用、不可充电的电池,主要应用于智能电表、烟雾报警器、共享单车等下游领域。

目前全球每年市场锂原电池空间约150亿元,亿纬锂能市场份额全球第三,国内市场份额超过60%,居行业第一.

但受限于锂原电池市场空间有限,直到2013年,亿维锂能的年营收仅为10.40亿元,净利润不足2亿元。由于缺乏想象力,亿纬锂能从2009年到2015年在创业板上市以来的股价一直在5-6元之间徘徊。

2015年后贴牌电子烟工厂,亿纬锂能进入动力电池和圆柱电池领域,开始为电动工具、两轮车、新能源汽车提供电池系统。

突破20A放电电流瓶颈后,依维锂电凭借成本优势,获得国际电动工具品牌TTI和小米产业链企业9号平衡车订单;并骑上两轮电动车新国标“领跑” 作为“换锂”的红利,亿维锂能的圆柱电池已开始为小牛电动车供货。

2019年,随着ETC(电子收费系统)和TWS(真无线蓝牙)耳机的出现,亿维锂电可以加速消费电池的部署。

先进的豆类电池布局,让亿维锂电在国际巨头瓦尔塔产能不足的情况下,顺利进入三星TWS耳机产业链;而早在ETC还在讨论阶段的2014年,亿维锂能就开始了SPC电容器的研发。 2019ETC进入全国推广后,亿维锂能的先发优势开始显现。 “太阳能充电+SPC+ER”方案终于得到官方认可,迅速抢占ETC电源方案市场70%的份额。

以电池市场的精准愿景,2015年后,亿维锂能踏上了市场的风口,实现了多轨横向布局。截至目前,亿维锂能已形成锂原电池、消费电池、圆柱电池、动力电池等多个子领域的布局。

受益于新业务的提振,亿维锂能2015-2019年的收入从13.50亿元增长到64.12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接近44%。

其中,固有业务的锂原电池毛利率一直稳定在35-40%之间,新业务的毛利率在20%左右;在规模不断扩大的情况下,亿维锂能整体毛利率仍可保持30%左右的高增速,在行业内具有比较优势。

贴牌电子烟工厂

图1:亿纬锂能收入结构分解数据来源:天风证券、东吴证券等,36氪制图

2.投注Smol International 换取300倍回报

对市场热点的精准把握,让亿维锂能实现了规模的快速扩张。但真正让亿威锂业出圈的是对电子烟超级思摩国际的精准投资。

易微锂能与Smol International的关系可以追溯到2012年,在消费电池领域的初步布局中,易微锂电将注意力集中在电子烟上。 2012年,亿维锂能成为Mcwell(Smol International的前身)的主要电池供应商。

但当时Mcwell名不见经传,深圳宝安区只有一个半废弃的工厂。 2013年,Mcwell开始接美国电子烟品牌NJOY和Logic的订单,总金额超过1亿元,经营业绩逐步提升。

2014年,刘金成预测电子烟的全球渗透率将会提高。结果,他以4.40亿元,溢价20倍,大手笔买入麦克维尔50.1%的股权,导致商誉减值500万元。

此后,McWell先后推出了两代陶瓷电子芯CCELL和Feelm,成为电子烟贴牌市场的佼佼者。

从2017年开始,电子烟行业迎来大爆发,McWell也成为电子烟行业的富士康。雾化芯和代工业务都走在世界前列。在行业利好驱动下,Mcwell的营收从2016年的7.070亿猛增至2019年的76.110亿,CAGR达121%,稳居电子烟领域的头把交椅。

为满足麦克维尔在新三板挂牌的监管要求,亿威锂业将部分股份转让给创始人团队,持股比例降至33.11%;同时,麦克维尔的收入并未纳入亿维锂能报告,而是采用权益法计算;然而,直到2019年第三季度,麦克维尔的投资收益仍占亿纬锂能总利润的一半以上。

2020年7月,McWell正式从New OTC市场转投港股,并更名为Smol International。截至2020年12月31日,Smol International以382.66%的涨幅位列2020年港股表现第一。

股价的飙升带动了思美国际的市值同步上涨。截至2021年2月18日,思美国际市值已接近4300亿港元;再加上亿威锂业33.11%的持股比例,此次投资Smol International,为亿威锂能带来了300多倍的投资回报。

贴牌电子烟工厂

图2:亿纬锂能股价(右轴)和利润图(亿元,元/股)数据来源:天风证券

3.亿纬锂能电流隐忧

虽然投资Smol International让亿维锂业一战成名oem电子烟,但它并不是一家投资公司。

电子雾化产品在国内外面临巨大的政策不确定性市场。每当电子烟监管政策动荡时,亿维锂能的股价就会迎来大幅波动。 2019年9月,美国提议禁售非烟味电子烟的消息曝光后,亿维锂业迎来了闪崩。

对于亿维锂能的另一个业绩支撑——锂原电池和锂离子电池业务,最大的问题在于市场在赛道上的空间有限。

目前全球市场锂原电池规模在每年150亿元左右,年增长率稳定在5%。虽然电动工具正以每年25%的速度增长,但在不到300亿元的小基数下,短期内很难看到广阔的想象空间。

ETC 业务更像是昙花一现。随着渗透率在半年内迅速攀升至90%,ETC需求难以为继。 2020年三季度,亿纬锂能业绩下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ETC出货量同比大幅下滑。

虽然TWS耳机近年来一直是消费电子领域的热点,但亿维锂能并没有优势。易微锂能是三星耳机的电池供应商,但苹果仍然是TWS耳机的绝对领导者,而华为、小米等高性价比产品的不断努力也对三星形成了一定的威胁。到目前为止,三星TWS耳机的市场份额仅为4%。

同时,在整个耳机电池领域,Varta在苹果、Bose等40%高端市场的地位不可动摇,华为、小米、JBL平价市场有紫建电子、鹏辉能源等一大批厂商盘踞,唯有三星订购了亿威锂能。这项业务很难取得突破。

在两轮车领域,亿纬锂能面临同样的问题。亿威锂业虽然已经能够进入小牛供应链,但目前专注于两轮车锂电池的三家公司,星恒动力、天能电池和博力威,市场份额均在60%以上,并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与艾玛和雅迪的市场份额。小牛、泰菱等前10大主机厂形成了亿维锂能的深度捆绑,不具备规模优势。在两轮车电池领域很难形成话语权。

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看,一个好的公司必须有其不可替代的优势和持续稳定的护城河。目前,除了传统的锂原电池,亿维锂业在其他业务领域并没有绝对优势。乘风破浪实现业务扩张只能算是锦上添花。

可在风口起飞,风停后容易快速下降。事实上,一维锂能已经看到了这些症结。有鉴于此,进入动力电池的汪洋大海,或许是它讲故事的唯一选择。

4.动力电池决战,亿维锂电以几何赢取胜算

2014年,刘金城买了买一辆特斯拉。这位锂电池老手开始改变对电动汽车的偏见。彼时,宁德时代已因接获宝马订单而声名鹊起贴牌电子烟工厂,成为国内首家进入国际车企供应链体系的动力电池厂商。

2015年,亿纬锂能从标准化气缸18650起步,开始布局动力电池领域。 2016年,亿威锂电开始涉足方形三元电池和磷酸铁锂电池(LFP); 2018年还与韩国SKI联合生产软包三元电池;至此,亿维锂业已成功进入国内二线动力电池生产商数。

目前市场看好亿维锂能的逻辑,主要在于动力电池需求的快速扩张以及下游主机厂对二、三线动力电池厂商的积极支持。

动力电池产能不足是行业共识。 2020年全球动力电池总产能为192.9 GWh。据该机构预测,未来5年动力电池将迎来井喷期,进入1000GWh时代,复合年增长率接近40%。

根据SNE Research的观点,早在2022年,动力电池就可能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因此,只有储备更大的产能,动力电池厂商才有机会在未来的产业扩张中抢占市场份额,实现规模突破。

在此背景下,近年来,动力电池企业开始快速扩张。

图3:2020年至今各大动力电池厂商扩产项目数据来源:OFweek锂电等,36氪图

不过,与宁德时代近千亿的巨额投资,或者其他二线厂商近百亿的投资相比,亿维锂业“以销定产”的策略显得过于克制了,难以扩大产能。确定要妥协。

2020年以来,亿维锂能发生了三笔大的资本支出,累计金额超过50亿元。但其中,实际用于动力电池扩容的支出仅为4.50亿元,进一步部署的资金不会超过10亿元。

在2020年7月的定向增发中,由于易微锂电改变了募资用途,实际上只有4.50亿用在了宝马指定的三元棱柱电池领域,其余20.5亿用了用于扩展TWS豆类电池、物联网用锂锰电池、电动工具和两轮车用圆柱电池。

在2021年1月底华友钴业非公开发行18亿元,目前来看,本次投资是基于产业链垂直整合的考虑,还是纯粹看好上游镍资源上涨的逻辑需要更多的后续信息来支撑。

如果一维锂能被动扩产限制了其在动力电池领域的成长空间;那么,主机厂对二、三线动力电池厂商的积极支持,能否给亿威锂能带来新的机遇?

主机厂之所以支持二、三线的动力电池厂商,主要是因为如果动力电池性能、价格、安全、产能等关键技术掌握在少数电池厂商手中,那么是寡头垄断。电网形势必然会强化少数厂商的话语权,从而加大下游主机厂的成本压力。

从目前车企的供应链来看,根据不同项目、不同车型选择2-4核动力电池供应商是市场的主流趋势。在此背景下,包括亿维锂能在内的二、三线电池厂商在2020年进入国际车企供应链体系。

深圳服装贴牌工厂_贴牌电子烟工厂_健身服工厂贴牌

2020年7月和10月,亿威锂电方形三元电池获得华晨宝马和德国宝马的青睐,成为后者在中国的第二家电池供应商。

图4:2020年二、三线电源厂商国际车企合作汇总数据来源:起点锂电大数据,36氪制图

尽管下游车企有意为之,但给易威锂业这样的企业带来了更多的想象。

但纵观动力电池领域,短期内寡头垄断格局依然稳定。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的市场份额一直保持在60%以上。头部效应和技术差距巨大,二、三线厂商真正突破难度极大。

在巨头蚕食下剩下的市场中,二、三线动力电池厂商的竞争格局异常激烈。 2019年工信部取消电力白名单后,日韩巨头回归中国市场,激烈的竞争正式开始。

目前二、三线动力电池厂商面临的不仅是内部竞争,还有来自国际巨头的挑战。 2020年,LG化学和松下成功挤出时代上汽、比克电池、新万达等前十名厂商。

在这样的竞争格局下,亿维锂能的优势并不明显。

一方面,与国轩高科、中航锂电加速扩产相比,亿纬锂能并不具备产能优势。 2020年,受益于大规模扩张,中航锂电池市场份额由2.4%提升至5.6%,成为第四大电池供应商;且受被动产能扩张计划的限制,亿维锂能的市场份额从2019年的2.6%下降到1.9%,并从第五大供应商跌至第七大供应商。

图5:2019、2020年国内市场动力电池装机前十数据来源: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36氪图

另一方面,与其他厂商相比,亿维锂能的下游客户并不占优势。

截至2020年5月,亿威锂动力电池的客户主要集中在乘用车、物流车等商用车领域。

从动力锂电池的装机车型来看,客车是装机的主力军,尤其是纯电动客车占锂电池总装机容量的67.7%。同时,近年来,电动乘用车的装机量增长趋势更加确定,电动商用车的装机量不仅持续下降,还存在巨大的回报压力。 .

虽然自2018年起,恒赢锂能通过与韩国SKI的合作,进入戴姆勒、现代的产业链,但并未实现大规模增长;与小鹏、戴姆勒、宝马的合作,目前处于初期阶段。

图6:目前亿纬锂电产能布局(单位:GWh)数据来源:天风证券

乘用车领域主流客户寥寥无几,一直制约着亿纬锂能的进一步发展。这可能是亿维锂能没有大规模扩产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传统商用车动力电池领域,亿维锂能也面临客户资质下降的风险。目前,其10大客户中,华泰汽车、众泰汽车等多家企业面临停产破产风险,这也为亿维锂能未来的经营埋下了隐患。

贴牌电子烟工厂

图7:亿威锂电TOP10客户(KWh)数据来源:高工锂电,2016年5月至2020年36氪图

诚然,与其他二、三线动力电池企业相比,亿维锂能坐拥电子烟、锂原电池等稳定盈利的业务,​​近五年毛利保持在30%左右年。也是同一梯队中唯一一家连续四年经营活动现金流为正的公司。

不过,其高毛利的基础并非来自动力电池业务,目前市场的估值逻辑是着眼于未来动力电池业务的扩张。虽然亿纬锂能在2月份公布了10亿元的扩产计划,但就其目前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布局和产能而言,此次扩产相比加强了市场对其二线厂商的预期。的实际意义还是有点单薄。与同梯队企业相比,亿维锂业市值超过2000亿元,可能需要更多时间消化。

报告/反馈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贴牌网 » 贴牌电子烟工厂,智客丨从小灵通到新能源汽车,电子烟大佬的“力量神话”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电子烟OEM

贴牌代加工工业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