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喜电子烟代工厂,电子烟闹剧 超行业等待国标靴子洗牌

在中国大饭店悦刻电子烟新品发布会现场,另一位电子烟品牌雪加创始人王莎进入会场后被发布会团队“邀请”。前ofo联合创始人、现任薛家电子烟合伙人李泽坤在朋友圈表示,“请人离开的小子给出的理由是——”公司对你很紧张。别怕,老铁。市场大。我很想念摩拜单车。在2016年摩拜单车夏季发布会上,我看了也听了。”

发布会结束后飞喜电子烟代工厂,在会场一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王莎带入会场的参与者频频向悦刻道歉。在新品发布会现场,这一集短暂而低调的闪过,折射出目前国内电子烟行业发展初期的混乱局面,以及“无产品标准,无产品标准”的摸索现状。质量监督,未进行安全评估”。

行业有望在今年10月发布电子烟强制性国家标准(以下简称“国家标准”),进一步有效规范行业发展。

头部效果

悦刻在资金、产品、推广、营销等方面的动作频频受到业界关注,在一定程度上是国内电子烟行业的先行者。

悦刻电子烟工厂,成立于2018年1月,已获得IDG、红杉资本和源代码资本的资金支持。根据欧睿国际的数据,中国封闭式电子烟市场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65%,成为近年来消费品行业最抢眼的增长品类。其中悦刻2019上半年市场占比44%。

但同时,也有从业者否认“电子烟工业头”的说法。此前,TAKI喜克电子烟CEO钟雨飞表示,国内不懂电子烟的用户太多了。这个行业是多元化的,不会像互联网行业那样形成头部集群飞喜电子烟代工厂,而是一个非标准行业。

在资金市场遇冷、优质项目标的稀缺的环境下,电子烟产业确实成为了资本和创业者追逐的目标,但也蕴含着巨大的风险。号称能够“冒险”的鲸鱼光烟创始人兼CEO邱义武分析了进入电子烟行业的原因并表示:第一,鲸鱼将电子烟视为快消品从历史上看,如果有一个产品的单品可以帮助企业进入渠道体系,那是一个非常值得的品类;第二,任何新品类的诞生都有机会创造新的渠道和新的零售方式;第三,大公司短期内不会做,因为他们面临巨大的政策风险和压力,这给了创业公司机会。

基于此,鲸鱼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停止了其他一些项目。“我认为电子烟工业是一个可以承担也可以做到的风险。”

等待新的国标

即将于2019年下半年出台的国标成为悬在国内电子烟厂商头上的利剑。但就行业主流声音而言,总体趋势是乐观的、值得期待的。

7月22日,国家卫健委规划司司长毛群安表示,由于电子烟不安全,会影响青少年健康行为的形成,必须对电子烟进行监管。严格加强。国家卫健委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对电子烟监管进行研究,拟通过立法对电子烟进行监管。

Bode电子烟Partner、CMO方辉表示,国标可能对行业产生影响,但对整个行业是有利的。相当于发了一张身份证。如果没有国家标准,好坏由别人来判断。

作为以资本参与电子烟项目的投资人,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王胜表示,政策的出台和市场运营的不断优化调整都是好事。 “在有序的政策体系下,电子烟enterprises可以在更加开放透明的环境中公平竞争。”

同时,王胜表示,虽然国内电子烟行业有很多初创企业和资本,但很多大资本还没有进入市场。一方面是因为价值观问题,另一方面是在等待国标。 “靴子”落地。国标出台后oem电子烟,将掀起新一轮的资本变革浪潮。

邱义武表示,根据新国标的现状,明年又会是一轮洗牌。可能会有人进入或退出市场,但整个电子烟行业的产业升级将不断迭代。

天风证券研究院高级分析师姜梦涵表示,315确实为电子烟行业的原子化敲响了警钟,因为整个行业从0到1、从无到有,而缺乏监督。目前公开信息显示,国家正处于审批阶段,预计下半年将出台相关政策法规。从调研的角度来看电子烟工厂,蒋梦涵表示,无论是上游深圳电子烟工厂还是中游渠道、品牌、下游消费者,行业都迫切需要明确的监管政策。从长远来看,也将有利于行业的良性循环发展。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贴牌网 » 飞喜电子烟代工厂,电子烟闹剧 超行业等待国标靴子洗牌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电子烟OEM

贴牌代加工工业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