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电子烟代工,国内电子烟giant IPO市值暴涨150%,为什么市场和媒体反应冷淡?

2018年底,美国电子烟producer JuuL单笔融资128亿美元,发布员工年终奖金20亿美元的消息,鼓舞了国内创业者和投资人对电子烟 的关注。其中,科技圈有锤子科技001号员工朱晓木的Fulu电子烟,以及由通道大叔蔡粤东创始人和皇太极创始人何畅发起的yooz柚子。

去年兴起的电子烟品牌,今年却沉寂了。甚至电子烟超级思摩国际也在香港上正式挂牌。上市当日,思慕国际大涨150%NOS电子烟代工,总市值达1780亿港元。 市场和媒体都只有几句话。据Innovationcases介绍,SM国际的前身是McWell,负责人是电子烟代工,主要客户是日本烟、英美烟草等国际烟草巨头。

相关数据显示,全球80%的电子烟是中国制造。换句话说电子烟代工,本土品牌对于中国企业家来说相对容易,尤其是中国拥有完整成熟的电子烟制造和供应。

数据显示电子烟工厂,过去一两年,至少有114家公司与电子烟相关。初创企业的热闹景象也吸吸引了投资人的目光,尤其是明星创业者的项目迅速获得投资。 小野、云吞、FLOW、悦刻、魔笛等,均在短时间内获得过一轮或多轮融资,投资方有普思资本、经纬等多家知名机构中国、梅花创投等。

大量资金和玩家涌入,市场红火。但在疯狂销售的背后,监管所有权一直存在不确定性。虽然当时很多公司和创业者对此持乐观态度NOS电子烟代工,但美国的电子烟致痛等风暴却把风吹到了另一边。国内电子烟网络禁售令,国内市场顿时暴跌。最关键的原因电子烟工厂,是电子烟市场 近80%的销售都是在线的。

Capital市场的反馈无疑是最直观的,尤其是在疫情的影响下,市场更是无动于衷。随之而来的行业也发生了变化:他们选择了接受新的战略投资,比如JVE电子烟的1亿元战略投资;飞喜电子烟5000万战略投资; VPO微博新一轮战略融资等;部分电子烟品牌选择加入其他厂商,如火琪电子烟已完成对NOS电子烟的收购。

疫情后的自救方式也各有不同:比如9.9元开起电子烟市场的价格战,清仓求血自救;还有拓展渠道,利用抖音、快手等渠道,利用社交媒体传播卖货;全国授权经销商数百家,线下销售网络覆盖近80%的二三四线城市;甚至微商也成为电子烟品牌人关注的重要渠道之一。

不过目前监管又收紧了,看来电子烟市场又被打压限制了。不难理解为什么市场和媒体反应冷淡。 市场 趋势与资本密切相关。或许电子烟市场的最后一场比赛很快就会形成。

如果你喜欢它,你可以喜欢它!欢迎关注商道纵横(创新案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贴牌网 » NOS电子烟代工,国内电子烟giant IPO市值暴涨150%,为什么市场和媒体反应冷淡?

评论 抢沙发

电子烟OEM

贴牌代加工工业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