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在深圳拜访电子烟代工厂,电子烟:黎明前的狂欢

来源 |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

作者 |梅世锦

编辑 |杨以智

会议室里,烟雾缭绕。

市场部门、广告公司、网推公司三人齐聚一堂,为即将到来的项目展开所谓的“头脑风暴”。

26 岁的李丽坐在角落里,盯着墙上放大的 PPT 屏幕oem电子烟,手捧时尚的电子烟透云吐雾,看上去平静而自在。

李丽说,“电子烟比传统香烟更健康,而且有多种口味可供选择电子烟厂家,芒果、奶油、薄荷……”

如今,像李丽这样从传统香烟回归,加入电子烟阵营的年轻人不在少数。工业设计感的造型,健康的说辞,多样的口味,感动了无数人抽电子烟,甚至那些没有抽烟的人。

就这样,电子烟仿佛一夜之间从地下长出了默默无闻,遍地开花。

高调

“别那么狂野,只需点击一下小野。”

近日,陈冠希成为小野电子烟的品牌代言人。在这段微博短视频中,虽然2008年的风波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但他看起来还是有些憔悴。

而电子烟本来就是一个站在最前沿的行业。 小野选择和陈冠希合作,大概是想达到两剑合一的效果。

据悉,陈冠希这次的签约费达到了千万美元,品牌可以说是输了血,这在市场的野心上可见一斑。

作为小野电子烟的联合创始人,罗永浩及时赶到,30分钟后转发了这条微博并置顶,宣称陈冠希的加入是他自己和老彭(彭锦洲)的心愿),感慨地说,“没想到,终于在老彭的小野科技里实现了。真是喜忧参半。”

罗永浩的情绪并非空穴来风。这些年,他虽然带着自己的霸王重装,标配了抗伤和复活甲,却一个个活了下来,却始终没能扭转乾坤。

大树倒下散落,锤子科技稳步撤退后,很多核心成员离开,选择了自立,包括小野创始人彭锦洲,锤子科技0001号员工朱小木和前产品副总裁。 .

而罗永浩本人也被多家媒体调侃为“跨界做一线”的“行业闪耀之光”。所以,老罗搭上电子烟的火车,赚快钱是非常重要的。

朱小木离开锤子科技创办Flow Fulu电子烟之前,原本打算在锤子科技内部做电子烟。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罗永浩。经过一系列的讨论,这个计划失败了。 .

罗永浩认为锤子科技当时的状态不适合转型做这件事,但他还是给了朱小木一句话:这是个好项目,可以出去创业。于是,在今年1月的聊天宝发布会上,罗永浩就公开做了FLOW平台的场景。

当时很多人猜测罗永浩当时已经入局了,但朱晓穆随后在接受采访时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说,除了帮助福禄平台,罗永浩没有直接参与、持股和资金支持,因为他没钱。

不管朱晓穆的说法是否属实,至少在那个时候,电子烟这颗种子已经在老罗的心里种下了,他为此亲自去了深圳review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厂。

跃跃欲试的罗永浩终于在今年4月出海,加入了由原锤子科技总裁彭锦洲创立的电子烟品牌小野联合创始人。

作为互联网行业的顶级流量IP,洛洛的加入,让刚刚成立的小野成为焦点。今年7月,品牌成功完成3000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君盛资本和红塔集团。

罗永浩的举动,已经火热的电子烟市场,又添了一把火。

跨境

过境的远不止罗永浩罗永浩在深圳拜访电子烟代工厂,通道大叔创始人蔡月东也是其中之一。

1988年出生的蔡粤东,现在已经30多岁了,照片看起来有点小鲜肉。然而,他拥有数亿资产。他6年前才活跃在微博上。起初,他为粉丝画了头像,但效果一般。后来靠着创作吐槽星座的同叔漫画迅速走红,收获了大量流量。

2015年,蔡月东开始拓宽战场,开通微信公众号,成立深圳市同道大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进行企业运营。第一年收入达到5000万元。

直到2016年,A股上市公司美盛文化以2.1750亿元收购通道文化72.5%股权,蔡粤东能够套现1.780亿元,成功从媒体落地.

面对突如其来的巨额财富电子烟厂家,蔡月东自己显得很平静,“希望30岁以后能找到更大的机会。”

这一次,蔡粤东把目光投向了电子烟。

蔡粤东携手皇太极创始人何畅,创立yoozcocono电子烟。作为流行IP的创始人,他们都拥有成功的品牌建设经验。

此外,在产品和渠道方面,蔡粤东还招聘了业内资深员工,包括宝洁、优步、戴尔等知名公司的高管,以及8年智能手机从业经验研发、销售业绩骄人的海外会员。

拥有一支高素质的核心团队,蔡跃东信心满满。

今年1月20日,蔡月东在朋友圈发帖,写道:“再创业,需要你们的支持!” yooz电子烟 的第一轮是在朋友圈。展开,一炮而红,卖当天销量500万。

在接受采访时,蔡跃东表示,离开同父异母的叔叔后,他前往美国硅谷读书学习,开始尝试投资。 “后来关注小烟产品后,我觉得它作为香烟替代品的功能很有价值,很有价值。它奏效了,但当时我还没有在市场上找到综合体验很好的产品,所以我全力以赴并创立了yooz。”

yooz成功开了第一枪。对此,蔡月东似乎并不满意。他表示yooz未来会拓展销售渠道,继续募集资金。

但就在今年3月,创始人之一何畅离开yooz,怀疑自己创立了一个新品牌LAMI。和昌离职的传闻与yooz的融资有关。有投资人表示,如果和昌还在队里,他不会投资yooz。

如此看来,何畅的离去,背后可能牵涉到复杂的利益。

有趣的是,新的“同道叔叔”张金元也加入了电子烟的行列。张金元和蔡跃东都是清华大学校友。 2016年收购“院士大叔”后,前者成为继任CEO。

今年年初,微媒体控股董事长兼CEO张金元、米克西董事长兼CEO李岩、中金汇财创始人张大峰、视界CEO沙小皮、君吾子飞机CEO曾航与极果CEO刘鹏创立LINX Lingxi电子烟。

火势越来越大。

活泼

新玩家纷至沓来,RELX悦刻创始人王颖坐不住了。

春节期间,王颖和创始成员计划去拉斯维加斯参加烟火秀,但电子烟市场的快速变化和国内大资本的疯狂入场让她感到恐慌。战斗结束后,计划被取消。

生于忧愁,死于幸福。古人留下的告诫,王颖清楚的明白了。

在8月18日的新品发布会上,悦刻发布了三款新品,包括“新烟”悦刻灵点智能雾化烟、“新平台”RELX ME APP和“新场景”电子烟人脸识自卖卖机,三者共同构成悦刻官方宣布的“移动互联网+智能硬件+新零售”消费新生态。

罗永浩在深圳拜访电子烟代工厂_深圳最电子烟_深圳卓尔悦电子烟官网

互联网公司的生态就像一个看不见的“幽灵”。每个人都听说过,但没有人亲眼见过。很难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毕竟,科学方法无法验证。不要谈论肉眼。

这也印证了那句话,看不见的东西可能更有价值,不得不说RELX悦刻会与时俱进,懂自我营销,电子烟能呼唤出“生态”的打法, 这个是全国唯一的,而且没有分号。

悦刻 引用了第三方市场 调查机构 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 的数据来证明其在行业中的地位。数据显示罗永浩在深圳拜访电子烟代工厂,悦刻在电子烟领域位居榜首,占据国内电子烟市场44%的份额,超过了第2至第10位的总和。

联合创始人姜龙表示,悦刻的累计融资金额也是2-10个品牌融资总和的数倍。

单从这个数据来看,悦刻似乎遥遥领先。这距离悦刻于2018年6月获得源代码资本和IDG的3800万元天使轮投资,开启国内电子烟市场资本竞赛仅一年多。

这一切也让他的对手嫉妒。不久前,在RELX悦刻中国美食举办的新品发布会上,雪家电子烟的CEO王萨在没有邀请函的情况下亲自拜访了昔日的“菜园子”。不幸的是,王萨被活靶子抓住,立即被要求离开会议。

互联网行业虽然大如巨头,小如创业公司,但谁也不敢说自己进别人的菜园是绝对无辜的。然而,高层领导以身作则、上阵实战的情况并不多见。这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可见一斑。

事后,为了摆脱尴尬,挽回一些尊严,王Sa还特地在朋友圈发牢骚,“上个月雪加新品发布会,大方邀请了各大友商,交流。”

我和你谈了邀请函,但你跟我谈了版面。小鸡和小鸭聊了起来。事实上,悦刻和yooz之间也曾上演过类似的斗争。

在媒体爆料之前,为了争夺线下渠道,悦刻和yooz展开了激烈的较量。某品牌电子烟CEO透露,“yooz线下渠道开始疯狂挖悦刻channel,悦刻震暴,决定给yooz一些教训,甚至不排除死亡,所以有传言施加压力麦克威尔退出yooz之说。”

王颖创立悦刻的初衷是浪漫的。 “我爸有一天抽两包烟。为了不打扰我和我妈,他总是一个人去阳台抽烟……我希望我的产品能让吸烟的人少打扰我周围的人,让爱他的人不那么担心。”

然而,再浪漫的初衷,也无法冲淡市场比赛的残酷。

据公开统计,截至今年7月,国内电子烟行业已完成26笔融资,总融资金额超过13亿元。在公布的融资金额中,单笔最高融资额达3亿元,最低单笔融资额达1000万元。

资本是嗜血的,电子烟的出风口就像一块血肉,大量的资本涌入其中。真格基金投资人遗憾错过王颖悦刻。

从目前市场的分享来看,悦刻已经占据了很大的份额,但是面对瞬息万变的环境,还有下面的罗永浩和蔡粤东,悦刻即将面临一场大战。

今年深圳国际电子烟工业展,电子烟品牌参展数量达到1500个。维刻电子烟首席商务官王萌说,“但实际上,我们认为有2500 3000。”

战争才刚刚开始。

风暴

“一个好烟民,快乐无忧。” 2018年1月下午,王颖与几位创始人齐聚一堂。她看着烟,说出了“悦刻”的来历。

罗永浩在为老部门朱晓木创立电子烟brand Flow福路平台时说,“与传统香烟相比,电子烟的伤害降低了95%。如果你是传统卷烟用户,Flow Fu Lu电子烟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

创业者的话语委婉优美,似乎滴水不漏。但电子烟毕竟是烟,它的诞生是健康的反面。很快,315党就给滚烫的市场泼了一盆冷水降温。

晚会上电子烟被点名批评,称电子烟不仅释放有害物质,而且威胁吸烟者和passive吸烟群人的健康,并长期吸食也会对尼古丁上瘾造成伤害,从而增加吸食烟的概率。

另外,市面上的电子烟存在烟油尼古丁内容标注不规范、内容过多等问题,电子烟在使用过程中会产生甲醛、丙二醇、甘油等。

节目一播出,各大电商沉默了一阵,天猫、京东、苏宁等网络平台几乎搜索不到“电子烟”相关产品,但不久之后,似乎一直在下雨。清初的气息,电子烟迅速上架。

深圳卓尔悦电子烟官网_深圳最电子烟_罗永浩在深圳拜访电子烟代工厂

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无数人绞尽脑汁去做电子烟。即便被315党点名,市场依然火爆。 电子烟的魔力在哪里?

答案一定是巨额利润。

2018年我国烟草行业全年税收和利润总额为11556.20亿元,上缴国家财政总额为10000.80亿元,相当于“两桶油”+“四大银行”+“BAT总利润”。

目前国内烟民人数已超过3亿,占全球1/3,远超美国烟民人数,但电子烟的渗透率只有1%左右,不到美国市场的1/12。中间的大片空白,只要政策允许,足以造就市值过千亿的巨头公司。

这种巨额的经济利益极具诱惑力,充满了原罪。据前不久《36氪》报道,连王思聪都有些坐不住了,正在考虑加入电子烟的资本战。今年早些时候,普莱斯资本向 Vitavp 电子烟 投资了 1000 万元。

烟草一直被国家垄断,但电子烟的出现给了资本利用的空间。

趁着政策还未实施的窗口期,无数资本蒙着眼睛进场,就像在黑暗中狂奔,试图在最后一只“靴子”落地前迅速占领市场,作为未来招聘的谈判成本。

从落草成土匪,到壮大反叛,再到接受招募,一直是绿林英雄提升身价,实现人生梦想的必由之路。

这也符合经济学中的杠杆原理。

危险

电子烟的特别之处在于,从产品形态上,可以将其归类为消费类电子产品;从功能用途来看,可以归类为烟草。

但是成为烟草可能会很麻烦。毕竟,这是你叔叔的奶酪。随便吃,随时都有可能被打肿。

虽然我国现阶段尚未出台电子烟相关政策,但从监管政策的发展趋势来看,世界各国将继续加强对该领域的监管。

美国对蒸汽型电子烟出台了全面细致的监管政策,力度很大; 日本为蒸汽型电子烟(VAPE)和HNB(加热不燃烧)产品分开监管。

但也有例外。英国政府对电子烟的监管显得比较松散。试图快速赚钱是“火中取栗”的侥幸,如今电子烟市场已经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这不禁让人想起熊猫直播结束前的世界末日狂欢,人们忘记了规则和尺度,陷入集体意识下无意识的嗨歌。

但是,依赖各大投资机构的品牌可能不这么认为。在中国这片充满“人情味”的神奇土地上,一些项目投资人根深蒂固,甚至在即将到来的监管面前也有了一些期待。

疯狂的市场不仅帮助完成了教育用户的职责,而且一旦政策实施,那些背景薄弱的中小企业将被纳入或淘汰,无异于为他们扫清障碍,形成新的行业壁垒,他们手握巨额资金,依然可以稳坐扑克桌。

在这片璀璨的红海中,剩下的就是最后几只巨人。即便如此,这块奶酪多少钱和怎么弄到最后都是你大爷,至少你不能白白弄到。

终于

从王颖的悦刻,到罗永浩的小野,再到蔡月东的yooz,各个互联网精英跨界角逐,在电子烟的一亩三分空间里展开激战.

在资本的重金下注,加上电子烟的低门槛,原本有些淡定的市场又一次热闹起来。与去年的区块链相比,更是精彩纷呈。和。

目前市面上的电子烟多为款式时尚、品位诱人,大部分创始人也争先恐后地公开发表看法:电子烟的目标客户是现有的吸烟者,而不是那些吸烟者不是抽 吸烟的人,并向未成年人明确表示不是买。

有趣的是,电子烟本身就是一种有害健康的成瘾药物。在各种广告的轰炸下,很多不是吸烟的年轻人开始尝试成为新烟民。

这让人怀疑电子烟应该做的是股票市场,但现在它开始增加了?

网民跨界创业可以理解,但电子烟的跨界推广有悖于政策和健康。

等政策落地,期待已久的血腥风暴真的来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贴牌网 » 罗永浩在深圳拜访电子烟代工厂,电子烟:黎明前的狂欢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电子烟OEM

贴牌代加工工业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