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工厂裁员,【深度】裁员,禁售,产量锐减,2019年电子烟从天堂到地狱

记者 |方元景

编辑 |刘方远

1

回顾2019年,电子烟工业可能是最短的打击。

从拥抱电子烟到全球抵制电子烟,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年。

今年11月电子烟工厂裁员,国家市场总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发文,要求各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敦促电子商务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及时下架电子烟产品。随后,各大电商平台下架了电子烟产品。

在美国等国家,对电子烟的态度已经发生了180度的转变。 2019年9月12日,白宫宣布,由于使用电子烟的初高中生人数增加,将禁止使用加味的电子烟——除了含有烟草味的产品。

到目前为止,以南美、中东和东南亚为主的20多个国家已经禁止销售电子烟产品。泰国的禁烟法律最为严格,而澳大利亚、加拿大、挪威等国则出台了诸多限制措施。

电子烟工厂裁员

不管禁烟的原因是什么,电子烟全球禁烟的直接结果,就是扼杀了这场曾经风靡一时的受监管资本的风波。今年选择投身这个行业的从业者,原本以为自己终于抓住了机会,却没想到经历了近年来最寒冷的创业寒冬。

11月12日,美国大电子烟Company Juul公布了最新的重组计划。作为明年削减近 10 亿美元成本计划的一部分,Juul 现在已将裁员人数​​从 500 人增加到 650 人,约占公司 4051 名员工的 16%。今年10月29日,Juul宣布将在今年年底前裁员500人。同时,公司首席财务官(CFO)和首席营销官(CMO)也即将离职。

禁令对中国电子烟行业的影响更大。中国电子烟代工厂不仅生产销售给国内电子烟,此外,大部分订单也来自出口,但随着电子烟全球禁售范围的扩大,出口导向电子烟工厂订单锐减,生活越来越差。

大规模的裁员和产品的恐慌性销售,让大多数电子烟行业难以保持温暖。 2020年的春天即将来临,但电子烟还能看到他们的春天吗?

电子烟风口被资本炸了

电子烟的风口被资本“吹”了。

2018年6月,美国电子烟Juul宣布融资12亿美元,估值超过160亿美元。这一年oem电子烟,JUUL 的年收入接近 15 亿美元,销售额比上年增长了 8 倍。

去年年底,该公司还公布了一个更大的消息:烟草巨头奥驰亚集团(其中包括万宝路等知名品牌)以12.8美元收购了US电子烟公司Juul 35%的股份亿价格。当时,Juul 的估值达到 380 亿美元,比 Space X 和 Airbnb 高出 380 亿美元。

巨大的估值和增长率占了市场在美国的电子烟市场份额的70%,让国内资本立即看到了国外模式成功的潜力和可能性。对于国内电子烟市场电子烟厂家,没有电子烟公司可以完全匹配Juul。然而,中国是一个市场,拥有3.20亿烟民,占全球烟民的一半以上。同时电子烟这里的渗透率不到10%。

Juul的投融资和并购消息让国内资本重新审视这个市场他们不敢冒险。更何况电子烟也算是一个赚钱的行业了。

目前卖的电子烟价格国内销量都在300元左右,单个烟弹的价格在30-40元不等。 电子烟行业从业者透露,烟弹的利润非常高,毛利润在60%左右。平均一个烟弹相当于2-3包香烟,所以回购率极高。如果卖好,就是现金流和利润可观的企业。

投资者已经开始追逐收效甚微的市场电子烟公司。

2018年5月,IJOY品牌创始人王羲之宣布获得3亿元A轮融资;次月,电子烟品牌“RELX悦刻”宣布完成首轮3800万元融资,由源代码资本领投,IDG参与投资,并于今年3月宣布将获得新一轮融资,估值8亿美元; 2018年12月,“MOTI魔笛”电子烟被真格基金Pre-A轮千万美元投资。

在这些电子烟投资机构中,出现了真格基金、IDG等主流投资机构。但其实市场上可以叫知名机构都参与过这轮行业追逐,只是公布时间不同。

但是这个行业的风险比机会更早被埋没。 电子烟与传统香烟不同,主要是通过物理雾化,通过加热烟油,使烟油雾化,调用吸吸进入肺部,使烟油中的尼古丁达到传统意义上的吸烟的效果。

烟油的基本成分是甘油(VG)、丙二醇(PG)、尼古丁烟碱和食用香精。其中,甘油(VG)俗称甘油。如果烟量较大,可以增加甘油(VG)的比例。每个厂家都提供了“绿豆冰沙”、“抹茶”、“泛果”等一系列口味,通过不同口味的配比来实现。

无论是尼古丁solution、甘油(VG)、丙二醇(PG)还是香精,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监管所有权。另外,即使是国内的电子烟设备生产也基本处于“三无”状态,即无产品标准、无质量监督、无安全评估。

另外电子烟油的发展历史比传统香烟短很多,所以电子烟油雾化过程中是否含有有害成分,长期吸食这些物质是否会导致慢性病或癌症,没有详细的医学数据和样本支持。

除了电子烟油之外,电子烟的产线也是鱼龙混杂。全球90%以上的电子烟来自国内深圳及周边地区。在世界知名的电子产品集散地华强北,你可以看到很多卖电子烟的专柜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

一位电子烟worker告诉界面新闻,过去一两年,很多新的电子烟产线原来是用手机做的。手机行业不景气后,他们转身做电子烟。

例如,Flow 使用与锤子手机相同的供应链。 “原来他们没有这样做,但现在很容易做到电子烟工厂,他们都转身去做电子烟。” FLOW创始人傅璐朱小木说,“电子烟组装难度小了点。现在市场需求量大,通常是你可以快速做的。”

春天还会回来吗?

核心技术缺失、进入门槛低、行业格局混乱、监管缺失造就了电子烟行业的腾飞。这既是机遇也是风险。只是创业者没想到监管来的这么快。

自11月1日禁令颁布以来,国内电子烟行业从业者也感受到了寒冬已至。据央视采访,深圳某电子烟工厂工语称,工厂以前有一两千人,现在没有轮班了,所以辞职了。现在一天8小时2200元拿不到,很多人都走了。

电子烟订单锐减,电子烟渠道发货难度加大。目前,整个电子烟行业都存在大量积压的产品库存。不少电子烟品牌已经开始低价清理电子烟库存。

关闭线上渠道和禁止线上营销措施可能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影响相关品牌的销售。品牌也会加大线下渠道的拓展和深耕,线下渠道成本或将进一步上涨。

此外,原本打算进军中国的美国电子烟企业Juul电子烟工厂裁员,也悄悄关闭了在中国的办公室。一位计划加入Juul的员工前段时间告诉界面新闻,他原本以为美国禁烟的影响不会持续太久。 Juul当时就已经制定了投资双11购物节的策略,但没想到他最终会加入公司。难。

据央视财经报道,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电子烟员工人数超过200万,年销售额超过337亿元,出口总额接近300亿元。随着全球电子烟监管的收紧,电子烟公司应该面临裁员50%以上的压力。此外,超过70%的企业订单下降。这对整个电子烟行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压力和挑战。

很多线下门店只是简单地展示电子烟降价和折扣。 电子烟创业公司也不再隐瞒,通过各种方式举办线下活动,寻找其他销售渠道。毕竟,融资已经一年了。眼看未来走势不明朗,如果不增加市场份额,这个市场可能就没有他们的名字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贴牌网 » 电子烟工厂裁员,【深度】裁员,禁售,产量锐减,2019年电子烟从天堂到地狱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电子烟OEM

贴牌代加工工业设计